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葬明 > 第十六章 纠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葬明》 第十六章 纠结

    这会儿我的心情就像这一章的名字一样,纠结呀!有一种出力不讨好的感觉,不敢向弟兄们求红票了,只要弟兄们不计较我就知足了!

    “李凌风!”回到寨中之后,肖天健站在已经撤去宴席的聚义厅之中,对站在下面的李凌风叫道。

    “小的在!”李凌风本来想要跪下答话,一想刑天军似乎不主张这规矩,于是赶紧挺直腰杆大声应声道。

    “你今天干的不错,记功一次,擢升为什长!赏银五十两!另赏铁甲一副,你可满意?”肖天健对他说道。

    李凌风赶紧抱拳答道:“小的多谢将军厚赏!岂敢有不满之处!”

    肖天健这才露出了笑容,点点头道:“我早就知道你功夫不错,又识得字,算是能文能武之人,之所以让你在新兵营受训,就是想磨砺一下你的性子,绝非故意压制于你,望你能够明白!

    刑天军赏功罚罪都有定规,无功而提拔于你,对其他人来说,很不公平!不单单是在针对你,所有人都一样,唯有如此,才能服众!

    你今天这是自己挣来的!所以不必谢我什么,好好做,以你的本事,队将哨将并不难得到!就看你的本事了!”

    李凌风心中颇为感慨,说实在的,他这段时间并不算痛快,他认为自己功夫不错,以他的本事,换个地方,起码能当个头目,可肖天健还是让他在新兵营里面打磨,上一次他质疑肖天健练兵的方法,结果通过演武之后,他落得大败,让他不得不服输,老老实实的回新兵营里面从头做起。

    这一次从新兵营选拔人员补充到战兵之中,李凌风是第一个被选拔出来的,直接便被挑到了石冉的斥候队中,也就是前天,他才刚刚被擢升为伍长,心里面多少还是有些不平衡。

    今天他也在外面围观罗立和那个翻山虎的比试,他一直都在观察两人的交手,从一开始便看出来,这翻山虎很可能不是罗立的对手,当翻山虎倒地之后,他注意到翻山虎的表情,于是便提防起了他,果真让他猜的不错,这个翻山虎恼羞成怒之下,居然悍然拔刀,想要偷袭杀了罗立,于是便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一棍打翻了翻山虎,这才救下了罗立的性命。

    而听罢肖天健这番话之后,他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刑天军做事确实很公平,即便是做不到绝对的公平,但是比起他所知的任何地方,都要好上许多,就连他在刑天军这堂堂的掌盘子的身份,天天也和部下们一样排队打饭,从来不因私搞什么特殊,带着其他军官,也都一样,大家伙有什么就都吃什么,只要能给下面的人的,肖天健从不吝惜,所以这里的伙食水平,截至目前为止,让所有人都很满意。

    再有明显的例子就是最初跟着肖天健的老弟兄之中,有人当了哨将,也有人当了队将,但是同样也有人在最下面当兵,但凡是被提拔起来的人,皆因有功,才逐步被提拔上去,而根本不讲什么裙带关系,这一点他相信在很多地方,都做不到!

    而且刑天军还有一条,就是官兵之间的关系,肖天健虽然御下极严,但是却能做到赏罚分明,并且肖天健对于军官们,也要求很是严格,决不许任何人擅自因私虐待部下,要求军官御下要做到严厉担不失爱护,这使他感到呆在这里心情很舒畅,所以他也就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而且肖天健说的不错,他既然是有本事的人,又何愁不能蹿升上去呢?今天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只要他肯干,还怕会一直在下面当个大头兵吗?

    “多谢将军,小的明白!小的绝不会辜负将军的期望的!”李凌风大声的答道。

    不多时罗立便跟着李凌风走出了聚义厅,咧着大嘴拉着李凌风的手臂,哈哈大笑着:“痛快!今天真是痛快!那姓高的手下居然看不起咱们,这一下算是让他们知道了咱们的厉害了!李兄,今儿个我罗立欠你条命,以后有机会的话,我罗立一定还上你这人情!别的不说了,这一次我罗立得了那高闯王二百两银子,大当家那二百两银子,俺不要,大当家赏了俺几坛子好酒,别的先不说,今儿晚上我请客,咱们痛痛快快的喝上一场……”

    刑天军管的很严,平时只要是没事,肖天健是很少会准许兵将们私下喝酒,但是今天不同,虽然他和高迎祥今天闹的很不愉快,但是因为罗立和李凌风俩人的表现,却为他们刑天军大大挣了脸,让刑天军上下都很是有面子,所以他便干脆赏给了罗立几坛子酒,让他私下找人喝一场去,只要不因为喝酒闹事,也没什么。

    而就在刑天军上下高兴的这阵儿,在寨子外面的高迎祥的大营之中,却是另一番景象,在高迎祥的大帐里面,翻山虎趴在地上,屁股和大腿上被军棍打得是血肉模糊,哼哼唧唧的差点没被打断了气。

    而高迎祥脸色铁青,坐在正中的大椅上,冷冷的看着趴在他面前不远处的这翻山虎,看到翻山虎这会儿已经缓过来了,这才冷哼了一声怒道:“翻山虎!我来问你。你以前可曾认识这肖天健?”

    翻山虎趴在地上摇摇头道:“回闯王的话!不认识!以前俺没见过他!”

    “混账!既然你不认识那肖天健,又明知那肖天健慷慨赠与我们那么多物资,这乃是雪中送炭,你可知道?而你又为何不知好歹几次三番的驳他的面子,处处于他作对?据我对你的了解,你以前并不是这种人,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你给我从实招来!”高迎祥怒拍了一下椅子扶手,怒声对翻山虎喝问道。

    翻山虎趴在地上呲牙咧嘴,这脸都要走形了,双手按着地,微微撑起上身,咬牙看着高迎祥对他说道:“闯王!虽然属下并不认识那肖天健,但是属下却和他有着大仇!闯王有所不知,当初小的追随闯王的时候,曾经有个表弟也跟着您做事!而闯王前年在率领我们经过此地,要去往山西的时候,我那表弟因为有病,便留在了这里!

    这两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