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葬明 > 第二十五章 铁骨破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葬明》 第二十五章 铁骨破军

    一排橹车出现在了铁骨营面前,众多被打怕了的鞑子兵猬集在橹车后面,持弓搭箭,带着恐惧的目光注视着迎面而来的刑天军的兵团,按照多尔衮的命令,鞑子兵收集来了战场上先前为了攻打明军大营所用的橹车,在这里构筑起了最后一道防线,刑天军如果是想要和卢象升的兵马汇合的话,便必须要突破这道橹车组成的防线,否则的话他们便只能相隔无法相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卢象升被清军所灭。

    一排火铳打过去,铳弹劈劈啪啪的打在橹车上面,可惜的是虽然刑天军的火铳威力足够,但是面对着这些被鞑子们用粗重的厚木板做成的橹车,铳弹的威力还是稍显不足,绝大多数铳弹被橹车所挡,基本上没有能射杀几个躲在橹车后面的鞑子兵。

    刑天军行至这里,攻势顿时为之一遏,被这道橹车构成的防线阻住了去路,而鞑子的弓箭手们也狂了一般躲在橹车后面,拼命的朝着刑天军抛射弓箭,不断的有长枪手和火铳手开始中箭倒在了阵列之中,可是几排火铳齐射,都没有能击破这道橹车防线。

    而且这一次肖天健率部突入战场,因为考虑到大炮行动可能会跟不上大军进攻的度,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炮营和各营的直属炮队都被留在了后面,他们军中没有火炮可以轰击这些橹车,所以攻势到了这里便受到了阻碍。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鞑子兵又一次开始围上来,肖天健横眉怒目的吼道:“传令给刘耀本!我不管他怎么做,给他突破鞑子的这道橹车防线,杀过去和官军汇合!告诉他,不要计较损失!救出卢大人,就算是我们的胜利!他如果不行的话,那么我便亲自上去,替他打开这条鞑子的防线!”

    铁头大声吼道:“接令!近卫队出列三十人,跟我上去!”

    近卫队里面当即便有三十多个勇士二话不说站了出来,一个个擎了一面大盾,紧随着铁头便冲向了前面。

    听罢了铁头传达的命令之后,刘耀本脸色很不好看,这一路上杀来,他们铁骨营始终都如同尖刀的刀尖一般,将所有阻在他们面前的鞑子兵的队伍给捅开,然后杀散他们,可是在这里鞑子弄了些这东西挡路,却给他们制造了巨大的麻烦,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麾下的一个个火铳手、长枪手倒在鞑子的弓箭之下,可是因为刑天军的火铳只能齐射,根本无法打死那些躲在橹车后面的鞑子弓箭手,这个时候弓箭的优势便挥了出来,鞑子的弓箭手可以躲在橹车后面,朝天仰射,用抛物线抛射的方式射杀刑天军的部众,如此一来,铁骨营终于付出了代价。

    当铁头过来之后,刘耀本立即吼道:“末将遵命!来人呀!传令下去,派刀牌手给我上,用霹雳弹炸开这道橹车!要是他们炸不开道路的话,哪怕他们用头给我撞,也要给老子撞开这道鞑子的防线!违令者杀无赦!”

    铁头一点头道:“此计最好!这次让我们近卫也上!近卫弟兄们听了,跟我上!”

    刘耀本想要拦住铁头,可是铁头根本就不给他机会,一挥手拧身便带着三十多个持盾的近卫扑了上去,每个人都擎着大盾,左手还扣上了一个摇燃了火折子,而他们的后腰处,则是每个人都别了三个甜瓜大小的铁霹雳弹,而刑天军现在刀牌手之中铁霹雳弹已经成了标准配备,每个人都随身携带一两个这样的家伙,而且每个人怀中都塞了一个铜管的火折子供他们点火之用。

    得到了命令之后,负责刀牌手的军官二话不说,便点出了三十多个刀牌手,和铁头的三十多个近卫编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临时的突击队,包括他自己,一个个都又在身上加了一件刚刚缴获来的甲胄,然后在铁头的一声令下,六十多个人随即便擎盾扑出了大阵。

    而这个时候一排排火铳手立即开始在指挥官的命令之下,开始对准对面的橹车开始急促射,以此来掩护铁头等这个突击队冲近对面橹车防线。

    铳弹劈劈啪啪的密集落在橹车上面,打得橹车上木屑乱飞,时不时会有个别倒霉的鞑子兵,因为脑袋伸的太高观察刑天军的情况,会被流弹击中,结果下场奇惨,当场便被开了瓢,打得脑浆迸裂,一头撞翻在橹车下面,死的是一塌糊涂。

    但是鞑子这边还是立即便现了铁头他们这帮人的动静,虽然他们不清楚刑天军突然间派出这么一小股兵将突击是干什么的,但是总之可以猜得出这几十个刑天军的兵将绝不会是来此和他们谈友谊的,肯定是想办法来破坏他们的橹车的,于是在一个挂甲喇章京的牛录章京的命令下,一个分得拨什库受命率领几十个凶悍的鞑子兵跳出橹车,迎击铁头这几十个人,同时命令弓箭手将目标锁定在铁头等几十个人身上,放箭射杀他们。

    于是几百名鞑子兵都纷纷探身出来,纷纷张弓拼命的朝着铁头这帮人放起了箭,可是只要他们探身出来,往往都有人会立即被刑天军的火铳手开火命中,仰翻下去,今天的大风不但没有给刑天军的火铳手制造太多麻烦,反倒是很快可以将开火时产生的硝烟给吹散,使得刑天军的火铳手可以不必受到硝烟的太多干扰,尽可能的采用精确瞄准的方式进行射击。

    不过即便是在后面火铳手们的努力掩护之下,射向铁头等一行人的鞑子的箭支还是密集如雨,用铺天盖地形容丝毫不为过之,而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