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扶摇夫人 > 8589完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扶摇夫人》 8589完结

    85丁香花气渐袭人,幕府堂深锁早春

    跟父亲们快憋青脸的模样不一样,顾至礼他们倒是整日里一脸餍足,神清气爽。这几人倒也知趣,不敢多在父亲跟前多晃悠,空下来便想方设法把小东西往床上骗。尤其是苏征,因为父亲苏鸣的缘故,他也是负责府内事务,这样跟顾至礼他们相比,能有更多时间跟瑶瑶温存。

    他知道小笨蛋最近看书看得很认真,床上也又温驯又会浪,让男人们喜欢到不行,个个白天晚上都宠著疼著她,小日子蜜里调油的好不滋润。苏征见她这麽爱看戏本,便想著下趟出远门时给她再带些稀罕的来。於是这晚,瑶瑶正哄著小宁远吃饭时,他顺手拿了本翻看起来。

    “ 因著被山贼绑架勒索,小小姐受了惊吓,什麽人都不给靠近,这叫陈钰心疼的不行,好在小女儿还肯让他抱,於是便不假人手,亲自照顾起爱女来,洗浴睡觉皆在一处。

    彼时樱樱年纪尚小,生母亡故,陈钰的几个妾室各有所出,又皆是儿子,她们一门心思教育儿子,希望博得老爷欢心好扶正了自己,

    自是无心照料那个小丫头,陈钰也唯恐女儿受委屈,一直带在身边,这才埋下日後隐患。

    樱樱幼时就被夸是个美人胚子,十一二岁时便已生得貌美如花,继承了生母青娘的标致模样。陈钰有时酒後恍惚都会将小女儿认作青娘,搂在怀里便是一顿缠吻。樱樱尚不知男女之事,虽觉得害羞,但因为是爹爹做的,所以也不知有何不妥。

    陈钰酒醒後早忘了之前的放浪,浑然不觉,直到又一日,他照例替樱樱洗澡时,脱去了女儿的衣裙,看到那具青涩稚嫩的雪白身子时,突然就口干舌燥有了反应。到底是官场上m爬滚打出来的,他还是镇定自若地穿著单裤搂著樱樱一同进了木盆里。

    他拿了胰子给樱樱抹,有意无意地停在小少女尚且平坦的x脯上,樱樱皱了眉,嘟嘴道:“爹爹,这儿疼~~”

    陈钰闻声心里一颤,伸手轻揉著那处问:“樱樱,这般还疼麽?”

    感觉到爹爹温热的大掌揉著双r,樱樱心里有份异样,但是确实不那麽疼了,於是乖乖点头:“爹爹揉揉就不疼了呢。”

    “樱樱要长大了啊。”陈钰抱著浑身赤裸的小女儿,却为自己的恶念而心乱如麻。樱樱搂著爹爹的脖子撒娇:“樱樱不要长大,樱樱要永远跟爹爹在一起嘛。”

    “好,好~爹爹的小心肝儿,来,爹爹给你洗洗小屄屄。”陈钰习惯得说著,可如今提到那小屄却不是从前那般无欲无求的感觉了,他只觉得这话已经充满了欲望。樱樱趴在爹爹怀里,撅起了小屁股,爹爹的大掌顺著她羔羊似的背脊m到圆润的臀瓣再探入女儿家的私密之处,轻轻揉著两瓣小唇,尿道口和小菊眼,往日很快就洗好的地方,这日爹爹却揉弄了很久,揉得樱樱只觉得自己肚里酸酸的,痒痒的,好像有什麽东西从一个地方流出来了。

    她忍不住夹起了双腿却把爹爹的手夹在了小x那儿,樱樱有些无措地看著陈钰道:“爹爹,爹爹不要洗小屄屄了~~樱樱那儿好痒,好难受~~有什麽东西流出来了呢~~”

    “是麽?来,让爹爹瞧瞧,可是你的小屄屄病了。”陈钰嗓子沙哑地哄著小女儿扶著木盆沿站起来,弯下腰,这样那粉白的桃尻正好对著他的脸。樱樱最怕生病喝药,所以乖乖抬著小屁股让爹爹瞧。

    陈钰看著小女儿那光洁无毛的粉嫩私处,忍不住咽著津y,他抬手分开那两片小唇清清楚楚看得见小女儿完好的处女膜和里面湿漉漉的y水,跟她那不守妇道的娘亲一般y荡!

    樱樱见爹爹迟迟不啃声,以为自己真的病了,带著哭音道:“爹爹,樱樱不要喝药,呜呜呜。。。”

    “好,不吃药,我们不吃药,爹爹多给你舔舔就会好的。”陈钰说著凑近了,闻著处子的馨香味伸舌舔了舔女儿的小屄。樱樱受了刺激,嘤得一声哼了起来,小x敏感地一缩将爹爹的舌尖推了出去:“爹爹,好奇怪,樱樱怕~~”

    “乖樱儿,你是想喝药呢还是爹爹给你舔舔,嗯?”陈钰说著一口一口地轻舔著女儿的小x,樱樱想了想还是屈服了:“那,那爹爹舔~”

    樱樱只觉得爹爹越舔,自己身子越酸胀,更多的水流了出来,小x里痒得不行, 她正忍著不哼哼时,陈钰突然含住整个小x用力吸了口,樱樱骤然绷紧了身子,只觉得自己好似憋不住尿喷到了爹爹嘴里,又浑身舒服得紧,便是哭叫著泄了身。。。。”

    苏征看到这儿,整张脸都黑了。他们也是在顾至礼将瑶瑶送回宁相府避开内斗後才得知宁相竟然一早就对小东西有了欲望,又是同床共枕又是给瑶瑶揉n子的,这回更是便宜那老丈人和小舅子把小东西的嫩逼捅了又捅,也灌了不知多少浓j在里面。

    他们原本认为只要瑶瑶离开宁府就会忘了那里的男人,看来他们担心的血浓於水还是发生了,这小东西心里还是念著自己的爹爹和弟弟吧?

    苏征看著顾至礼抱著小宁远让瑶瑶拿了勺子喂爱子吃饭,顾至诚他们在一旁看的起劲。他走过去,撞了撞顾至诚示意他去抱小宁远,然後把那戏本儿递给了顾至礼。瑶瑶瞧见那戏本,小脸就白了想要去拿,顾至念快了一步将她抱住,低头亲她:“怎麽?可是背著我们做坏事了?”

    “没,瑶瑶没有。。。”宁瑶瑶弱弱挣扎了下,还是被老三抱到腿上去喂宁远吃饭了。眉心有著红痣的少年僧人如今尽管已经还俗,却还是维持了僧人的打扮和念经吃素的习惯,这使得他同瑶瑶亲热时颇有几分禁欲又世俗难容的气息。

    瑶瑶有些心不在焉地给宁远喂饭,小宁远也觉察出娘亲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开始不高兴地哼哼著要哭了。疼爱宁远的三爷见状伸手拉扯开怀里小嫂嫂的衣襟,把两只肥嫩的n子都露了出来。

    小宁远之前已经被要求断n,虽然委委屈屈地但还是很听话的不喝了。这回一见到心心念念的白n儿加上被娘亲忽略了,就立刻闹著要m娘亲的nr。顾至诚笑骂了声,抱著侄儿让他抱住瑶瑶的右r一口含住那顶端粉嫩的n头满足的吸允起来。

    而顾至念则伸手捏著嫂嫂的右r,看到r白的n汁渗出来後用手指蘸著放嘴里尝著。而宁远看著三爹吃了自己的n水,伸著小手去挡,

    将瑶瑶的另一个n头牢牢抓在手里不放。这边男人们在逗著宝宝和美人儿,那边顾至恩和顾至礼都沈著脸在看那本名为《樱夏》的戏本儿。

    “樱樱这日被爹爹舔了小x後,身子就好像和往日不同了,总想著被爹爹抱,想和爹爹紧紧贴在一起。而陈钰也不忘哄女儿:“樱樱要乖,不能让别人知道你的小屄屄病了,不然他们会给你喝很苦很苦的药的。晚上要是爹爹忘了给你上药,一定要跟爹爹说,嗯?”

    樱樱乖巧地点点头,陈钰这才放心的又洗了洗女儿嫩滑的小屄後才给她擦干了身子,让她自己换上干净的单衣单裤先去床上睡。等自己洗好了,再抱著女儿一同睡觉。

    睡下去时,他的大掌就从樱樱衣摆里伸进去,按在她的x口轻轻揉著。他已经在用男人的身份疼爱著被当做自己女人的小女儿了,他没有得到过的贞洁的青娘如今在樱樱身上弥补回来了。是的,他用这个来说服了自己,青娘给他的屈辱如今就要她的女儿来偿还。那个自小就被男人们轮番玩弄过的美人儿对外宣称因病过世,实则被迫充入贱籍,好叫那些男人们更加肆无忌惮地y辱著,这个意外怀上的小女儿也不知是谁的骨r,却是挂在了陈钰名下让他养著。

    受到男人滋润的樱樱一日日娇豔起来,陈钰揉著手心里那两团日渐丰盈的nr,呼吸间都是处子的体香,他只觉得血脉喷张,粗壮的阳具高高翘起,即便之前已经c过了两个妾室可还是不满足,那些女人再如何保养也比不上鲜嫩可口的小少女啊。

    而当樱樱得知爹爹也病了需要她舔舔时,懵懵懂懂就答应了,可是看到爹爹胯下那g撒尿用的大r棍,还是有些怯生生的。不过到底是孝顺的孩子,还是张口含住了那g头,才舔了几下,一股股的腥白浓j就喷了她一脸一嘴都是。

    嘴里的那些被爹爹哄著咽下去了,脸色挂著的也被爹爹伸手刮下来喂到了她嘴里。自此之後,每日陈钰晨勃後的第一泡浓j都s入杯里,喂著樱樱喝下去,到了後来,更是让樱樱直接含住他的大**吧卖力吸得爽了,再喷s进女儿小嘴里。。。。。。”

    顾至礼再看不下去,将书丢到了小桌上,吓得瑶瑶一哆嗦。顾至念抱住小美人,吻著她的发鬓,轻声安抚著,同时示意二哥把小宁远抱出去。顾至诚出门叫来侍女把小宁远抱去紫苏屋里,再折回来时,瑶瑶已经被男人们抱上床去,衣裙被扯得松松垮垮,大哥的手在她高耸的双r上揉捏著,三弟四弟一人拉著她的一条长腿,低头吻著她的脚丫儿,小腿,长腿,而苏征的手指c入了那湿软的小x里正轻柔地抽送著,这不解痒的轻搔反叫瑶瑶越发难耐了。

    顾至礼咬著她的耳朵问:“这些日子瞧著都是这类戏本儿?”

    瑶瑶点点头,又摇头,努力辩解:“但那些戏本儿讲的故事不一样的~~”

    “那些看完的戏本儿呢?都放哪儿了?”顾至念轻咬著她的小腿,他们弯弯绕绕地问,只是不肯直接提到丈人和小舅子。好在瑶瑶确实只有这麽本是这个内容的,也不担心,说了个抽屉,顾至诚便去取来了七八本册子,翻了一遍对著兄弟们点点头,男人们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点。

    宁瑶瑶委委屈屈地转头要同顾至礼亲亲,男人神色温柔的低头吻著那张小嘴儿同她细细缠绵一番,那边苏征亦低头含住那湿漉漉的小x安抚起小宝贝。男人们身上散发著惊人的热量,火热的大掌在美人儿身上四处点火,很快,受不住的宁瑶瑶就哼哼著咬著指尖,央求著夫君们快c进小x里。

    她长发披散著搂住顾至礼的脖子,纤腰款摆,雪白圆润的小屁股朝著苏征他们摇著,因为分腿跨在顾至礼身上,小x也微微开启,一片粉嫩若隐若现。美人儿娇滴滴地握著夫君的男g,半吟半语:“阿狸,瑶瑶肚子难受~~~用大rbc一c嘛~~~”

    顾至礼托著她水滴般饱满的双r揉捏拉扯,一面同娇妻缠吻著,用眼神示意了下排行最小的苏征。苏征毫不客气地按住宁瑶瑶的雪臀,挺腰将粗长的rb尽g没入,那种饱胀火热感让瑶瑶忍不住仰起小脸,眯起了眼儿。

    男人们看著眼前交缠在一起的男女,美人儿被强壮男子按在身下,饱r被捏的红肿胀大,n汁四溢,而一g通红粗长的x器在那娇嫩的小x里毫不客气的进进出出,充满r欲水渍的交合声音混合著男人的低吼和女子断断续续的娇吟。

    “不,太深了,苏征~~别,别再捅进去了~~嗯啊~~顶到那儿了。。。呜呜~~别进去。。。。不~~阿狸,阿狸。。。”被苏征按在床上狠狠c著的宁瑶瑶因为敏感的子g颈被男人不断抵压撞击,身子已经开始微微发颤了。因为知道男人们想要她再怀上宝宝,所以试图深深c入自己娇嫩的小子g里灌j,这种被不断侵犯的惧意让她下意识地想要拉顾至礼的手寻求一种安全感。

    见她这般反应,男人们也知道苏征要撞开最深处那个小孔了,顾至礼探身抱住宁瑶瑶的上半身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一面搂住她的腰,一面轻抚她的长发和背脊,吻著娇妻汗湿的小脸。而顾至诚他们按住了瑶瑶的长腿,防止她在被苏征c入子gsj时挣脱,j通医术的顾至念将长指按在了瑶瑶小小的r核上输入内力,

    一股难以言喻的酥麻从那敏感之处蔓延开来。

    宁瑶瑶忍不住扭动身子想要躲却被夫君们温柔又霸道地按住了,她只觉得小x里汁水愈发黏腻起来,酸胀的r核让她小腹里好像有什麽东西分泌出来了,嗯,难道这就是扶摇夫人说的排卵的感觉麽?不等她有所领悟,只觉得忽然小腹一阵强烈的酸胀酥麻,g颈处传来明显撑开的感觉,紧接著就是好似沸腾岩浆爆发般的滚烫浓j喷s在娇嫩的g壁上,宁瑶瑶只觉得脑里一片白光闪耀,整个人好似飞升一般。而这只是开始,苏征拔出来後,顾家兄弟趁著那子g口正合不拢的当口,轮番挺著阳具c入瑶瑶小屄里,狠狠撞开那可怜的小g口,s入浓j。

    顾至礼的rb是兄弟间最粗长的,老四顾至恩的g头则最为壮硕,所以这两人的喷s是瑶瑶最难经受也是感觉最强烈的,高潮一阵阵袭来间,仍然能清晰感觉到夫君们深入体内的每一寸r体,被顾至礼顶得小腹微鼓和顾至恩c入後就被塞得满满的小子g,这样激烈的x爱,让她几乎以为要死在男人的rb下了。

    可是转日回想起这晚,明明心里怕著,可身子里却情欲涌动,心里痒痒得想要再尝一回。这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让她成了男人们胯下的俘虏,任他们为所欲为。

    瑶瑶躺在顾至礼怀里,看著自己隆起的小腹,欢爱後暖呼呼胀鼓鼓的子g使她觉得格外满足,通体舒畅,忍不住勾著夫君的脖子娇声道:“阿狸,每天都这般喂饱瑶瑶好不好?”

    回应她的是男人温柔绵长的深吻。

    86凭栏欲问谁家女?衣展清风倚落梅

    柳真真体谅瑶瑶,知道自己那几个宝贝儿子有多难喂饱,只让她闲来无事时才过去坐坐。这不,隔了几天瑶瑶才款款过来,瞧著她坐也坐不安生的模样,过来人的柳真真掩嘴轻笑,拍著自己身边的软榻,招呼瑶瑶:“来,瑶瑶乖,在娘这儿随意些,怎麽舒服怎麽坐便是~”

    瑶瑶小脸一红,夹紧双腿小步过来,可是软垫上坐著还是会顶到小x和菊眼里的玉珠儿,她正不知如何是好时,柳真真递来个软垫,轻声道:“试试跪著会舒服些不?”

    果然,换了个姿势舒服多了,瑶瑶笑眯眯地挽著柳真真的手臂撒娇:“谢谢娘~~瑶瑶陪你下棋好不好?”

    柳真真点头,她教瑶瑶下棋还是绰绰有余的,瑶瑶棋品好,人又乖,两人玩得其乐融融的时候,苏鸣父子一同进来了。男人们各自搂著娇妻旁观起来,女儿家下棋男人是看不下去的,不过还有别的事能做,不是吗?

    柳真真正要下一步挺好的子,忽然手腕一抖,放错了位置,她娇嗔地斜了苏鸣一眼,小脸慢慢红了起来。原来是男人的大掌从衣摆下伸进去,因为不好揉那对n子只能揉捏起没有亵裤遮拦的r核了。

    得了便宜的瑶瑶立刻拈了棋子要去摆,结果手伸了一半,她哎呀一声,子就掉下来了。苏征当然知道父亲在做什麽,他到更不顾忌,直接就伸进衣领里去揉小人儿的饱r了。

    “嗯嗯~”柳真真哼著鼻音,要赶他们走:“我们还没下完呢,你们两个乖乖的,别捣乱。”

    苏鸣低低笑著,把头搁在柳真真肩上道:“这棋你们想下到什麽时候去?我和征儿都要看睡著了。”

    “那你们快睡嘛~嗯啊~”柳真真撅著嘴才说了一句,就忍不住娇吟起来,原来是苏鸣用指甲轻轻搔著那敏感的r核,美人儿动了情,浑身发软起来。

    苏鸣捏著那颗招人喜爱的r核儿,咬著她的耳珠,暧昧地说道:“要睡没有小真儿怎麽行,来,让我睡会儿。”

    “唔。。。。”不等她张口,苏鸣就低头吻住了美人的小嘴,两g舌头搅和在一处湿吻起来。宁瑶瑶这麽近地瞧著两人亲热,小脸也红了,加上柳真真媚骨天成,只是一瞥一吟就让旁观的人都心思荡漾起来,更遑论原本就欲火焚身的苏鸣,他也顾不上小辈在一边,边吻边拉扯起美人儿的衣裳。

    很快,隔著一张矮矮的棋桌,柳真真已经衣裳不整地被苏鸣按在了软榻上,两人缠吻在一处啧啧有声,一对被衣襟堪堪遮住的饱r被苏鸣揉得红肿胀大,粉红的n头在男人指间若隐若现,光溜溜的长腿已经主动夹住了苏鸣的腰,圆润雪白的小屁股在裙褶下敞露著,粉嫩水亮的小x里已经含满了y水,在跟男人衣裤磨蹭间甚至拉出y靡的银丝。

    而瑶瑶只剩一件小肚兜似有若无地遮著那对盛满甜美r汁的大n子,被苏征按在软榻上摆成了犬交式,白花花的小屁股高高翘著,让玉珠塞得鼓鼓的小x还被男人的大rb隔著裤料有一下没一下的顶弄著,瑶瑶哪里受得住,很快就眯著媚眼儿哼哼起来。

    不多时,屋里就是一片y靡水音的啪啪声,两对赤条条的男女隔著一张棋桌,各自沈浸在鱼水之欢中,y言浪语连成一片,这种从未有过的交合场面让四人都格外兴奋。苏鸣父子相继顶开了美人儿的g颈,c入了那j贵的子g里,然後各自抱著娇妻,默契地抽送一会後,同时开始喷sjy,两位美人的手儿无意识地想要抓住什麽时,偶然地在桌下相互握住,十指紧紧相扣,哭吟著共同承受这那种灭顶快感带来的刺激。

    苏鸣他们尝到了这般交合的滋味後,自然是要同顾风他们交流经验,使得顾家父子们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当晚顾海便和顾至恩在室外相邻的两个温泉里抱著各自的美人儿好好享用了一番。尽管衣衫半褪,还隔著蒙蒙水雾,薄纱挂帘,低矮灌木,或是一扇屏风,却仍然是能看见彼此模糊的半裸胴体,偶尔更瞟得见男人硕大的阳具或是美人酥软的美r,那无法遮掩的娇吟浪语更是清晰可闻。因此美人儿都还是很害羞的,而男人们却玩弄地愈发起劲,不过为了照顾她们的感受,每次都是一对父子跟她们在一处共同欢爱。

    不过这般欢好实在太过刺激,顾风他们唯恐长此以往场面会失控,因而在得知柳真真重新怀有身孕後,还是决定带著真真离开老宅入住新建在南边的府邸,一方面是考虑到孕妇情绪容易波动,生怕她瞧见与顾廉相关的事物会触景伤情,另一方面也是借故离开顾宅,以免擦枪走火。

    顾山算了柳真真受孕的日子,应当是苏鸣或顾海的骨r,因为那日同柳真真欢好过的便是棋室里的苏鸣和温泉时候的顾海了。男人们对於孩子的生父倒是不甚在意,只是小心翼翼地照顾著宝贝夫人,唯恐生出什麽事端。

    头三月过了後,众人都松了口气,顾山照例给她把脉时,微微皱了眉,被守在一旁的苏鸣看在了眼里,他生怕真真再有什麽闪失,尽管顾山最後说母子都十分健康,还是被他堵在了外面要问个究竟。顾风等人对真真这次怀孕也十分上心,都在一旁听著,万一有什麽事也好拿个主意。

    顾山犹豫了下才说:“按理头三月是不能确认胎儿是男是女的,可是我师从铎赖上师,自家有一套诊断办法,目前还没有判断错过。我瞧著真儿的脉象,倒是个女儿呢。”

    众人闻声都不由得一愣,顾家已有数几代没有女儿出生了。而苏鸣反应最快,他并非顾家人,那日顾风也不曾和真儿欢好,因而这个小女儿极有可能便是他的骨r,一时大喜过望,恨不能冲进去抱住宝贝儿狠狠亲上几口才好。

    顾风他们亦是又惊又喜,对苏鸣更多的是羡慕,顾家的女儿是没有生育能力的,可是苏鸣的女儿却会是正常的姑娘。可以预料得到,真儿若生得一个女儿,那绝对是顾家上下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疙瘩呢。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女儿不会姓顾,而是归入镇南王府跟著苏鸣姓,以免皇室对她过分觊觎。

    顾山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众人先不要告知真真,而是再等几月可以确诊後再说,以免她情绪波动带来不测。柳真真对肚里的宝宝也十分在意,养胎时也是小心翼翼的,她只知道宝宝很健康,只是觉得苏鸣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他好像认定了宝宝是自己的骨r,对那个还什麽都不知道的小胚芽儿好得不得了。

    柳真真忍不住笑话他:“当初怀著苏征时也没见你这般激动过呢。”苏鸣低头轻轻吻著娇妻尚未隆起的小腹,温柔低语:“不一样的啊,这个宝宝太难得了。”

    顾风他们已经开始忙著给小女儿取名字了,大名未定,r名却是有了,借用了顾廉当日的“欢”字,谐音成“环”,既是如玉似宝的心肝儿,又寓意了失而复得的“还”。这样一来是对顾廉和那个无缘见面的孩子的纪念,二来是希望借民间的说法,好让小女儿一世平平安安,再无x命之忧。这个名字也得了柳真真的首肯,早夭的哥哥就当是给这个孩子抵去灾祸,让他避开这一世的坎坷不幸。

    隔了几个月再次号脉後,顾山面带笑容,十分肯定地当众告诉了柳真真,她肚子的宝宝确实是个小囡囡,苏鸣在一旁笑的春风满面,顾风等人亦是十二分的欣喜。环儿便是在众人的殷切期盼下呱呱坠地的,产婆一瞧见小环儿便忍不住惊呼这是她几十年来见过最漂亮的女娃娃了,这令抱著小女儿的苏鸣更是喜上眉梢。

    环儿对柳真真而言也是天赐珍宝,是她想都不敢想的梦呢。而得知自己有妹妹的顾至礼他们也带著怀有身孕的瑶瑶赶过来贺喜,满月的环儿雪白粉嫩,胖乎乎的可爱极了,那一双媚眼儿盼顾间已是同柳真真一模一样,苏鸣瞧著苏征抱著小女儿哄著逗著,搂住柳真真少见的叹了口气:“环儿这般像你,等她再大些,我真是要c碎心了啊。”

    顾风他们在一旁也是若有所思的点著头,小女儿若同真真一般生得倾国倾城,定然招来各方觊觎,做父亲的要c心的事真是太多了。顾风咬著柳真真的耳珠轻声道:“我们得抓紧给她生几个弟弟,让他们好好保护环儿,千万别被外人欺负去了。”柳真真笑著应了,她也不要女儿日後如何大富大贵,只希望环儿无忧无虑就好。

    到了秋日,阳光温暖,柳真真有时会让嬷嬷照看著在摇篮里自己玩耍的环儿,自己回屋里把富余的n水挤出来。她已经有了哺r的经验,知道不是环儿喝得少,而是自己的n水实在太多,男人们白日里一旦忙一些不能每个时辰都过来喝掉些n汁,双r就涨得难受,只得挤出来,让下人们趁热送去给夫君们喝。

    她才挤空一只nr,就听外面的嬷嬷呼喝起来,院子里环儿的哭音中还有侍卫们刀剑出鞘之声。柳真真连忙快步走到院子里,只见顾家暗卫纷纷持剑将一个高大的异族男子围在当中。那男人对此并不在意,而是娴熟地哄著怀里大哭的小娃娃,感觉到柳真真出来时才抬眼遥遥望来,那对神采熠熠的金瞳里带著笑意:“小真儿竟是生了个女娃娃呢。”

    87 犹记珠帘微卷日, 青州十里月如银

    环儿显然对这个陌生人的金瞳非常好奇,停止哭泣後,就一面把小手放在嘴里咬著,一面目不转睛地看著阿苏勒的眼睛。柳真真抬手回退了侍卫,让嬷嬷去请顾风他们过来,自己走近了去抱小环儿。

    阿苏勒小心地把小环儿放入柳真真怀里,手却不老实地捏了把她的n子,恰好捏的是n汁饱胀的那一只,而柳真真出来时只匆匆掩了衣襟,被这麽一揉挤,大股的n水就直接飙了阿苏勒一手都是。男人伸舌把手掌上的ny一滴不剩的舔干净,搂住柳真真亲她的小脸:“好甜的n水,我已经二十年没尝过这味道了。”

    因为他凑得近,小环儿忍不住伸手去m阿苏勒的眼睛,小手轻轻柔柔地按住他的一只眼睛,怯怯地m了m,见阿苏勒没有生气,又m了m才收回去。阿苏勒闭著一只眼让小环儿m著,另一只眼里带著满满的柔情,一眨不眨地瞧著顾家的小公主,低声跟柳真真说:“她真像你,那神情,简直一模一样,小宝贝儿叫什麽名字?”

    “r名唤做环儿,玉环的环。本名是镇南王取的,苏行妤,小字媚娘。”

    “原来是苏鸣的女儿,那人倒是好福气。”阿苏勒淡淡说著,语气里还是难掩羡慕,不过也自我安慰道:“养了这麽漂亮一个女儿,他有的c心了。我当初说什麽来著,若铎兰是个丫头,我连夜里睡觉都不能安生,非得亲自带人守住她的帐子才行。”

    柳真真笑起来点头,环儿的小字是她取得,才这麽一丁点大那桃花眼儿就水汪汪的,还不会说话呢,眼儿一眨一眨地就能把几个爹爹迷得神魂颠倒,恨不能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下来给她,长大了真是要了不得。这不,小环儿眨巴著大眼儿看著阿苏勒,忽然软软一笑,就让阿苏勒心软得一塌糊涂,m了随身带了几十年的玉扳指送她,还允诺:“乖乖环儿,爹爹今个没带什麽像样的见面礼,

    下回再给你个更漂亮的好不好?”

    小环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还主动亲了亲阿苏勒的脸,把他美得不行。男人眨了眨金瞳,哄著柳真真把环儿放会摇篮里,自己半拖半搂地把她弄进屋里,抵在墙上一面墙吻,一面揉捏起她的n子挤著r汁,含糊说道:“真儿,我也要个女儿,给我也生个好不好?我们可以有女儿的,嗯?”

    等得了消息的顾风他们过来时,卧房里散了一地的衣裙裤衩,帐子都没来得及放下的床剧烈的抖动著,锦被间是缠绵作一团的男女,两具赤条条的身子如蛇般纠缠著,金瞳的北陆大君把美人儿按在胯下,夹在双腿间威猛无比地抽送著,可以清晰的看到跪趴在床上的柳真真小腹不时鼓出一个包块来。美人儿长发披散,上身软瘫在枕头上,神色涣散,无意识地轻声哼吟,阿苏勒见到来者只是偏头打了个招呼,大掌还揉著柳真真不住溢出n汁的双r:“顾风,我知道争不过你, 但你也赶不走我。毕竟小心肝儿也生有我的骨r在,不如我们好好商量商量,让小真儿再给我生个孩子?”

    顾风冷笑一声,给了弟弟们一个眼色後,一脚点地跃起在床前凌空同阿苏勒过了几招後,一个虚招晃过便直接将柳真真从他身下拉进怀里,两人x器本是紧紧连在一起的,被这麽一拉扯,阿苏勒巨大的阳具从柳真真的小x里抽了出去,发出响亮的“啵”声,一大股浓j从美人红肿的小x里喷了出来,滴淌到地上汇成一片浓白,阿苏勒神色间闪过一丝惋惜和恼怒。顾风抱著浑身赤裸的柳真真,退回到原位,将她交付给苏鸣,转身看著面色沈下来的阿苏勒,道:“当年北陆的帐我还没找你算,既然今日来了,我们不妨算算清楚?”

    柳真真也不知道阿苏勒跟顾风谈成了什麽协议,虽然留在了顾家,但是连著大半个月都没有出现,这个跟他的脾气太不相符了。一日跟顾风欢好时,因为好奇而问了一句,结果被顾风重新扒光了衣裙里里外外狠狠地c了一遍,男人听著她的求饶,捏著那颗小r核问她:“可是想那蛮子了?想让他c你还是被**?”

    柳真真心里笑他孩子气地爱攀比,却是柔媚地搂著顾风的脖子轻声细语:“风,你在真儿心里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呢,谁也比不过的。”

    顾风抿著嘴亲了亲她,沈默了下问她:“那祖父呢?”顾廉在他们幼时起就是众人心目中的英雄,是他们自认无法超越的前辈,所以顾风可以不在意苏鸣和阿苏勒是因为对自己在柳真真心里的地位有信心,可若是那人变成了顾廉,他就如弟子要与师傅对比一般心里没底了,明知这样做很傻,可他还是非常在意真儿的心意的。

    “他跟你是并列的,但还差了这麽一点点。”柳真真伸著手指比划了很小很小的一点点距离,环抱住顾风的身子,跟他紧紧贴住,感受著男人沈稳有力的心跳:“因为没有遇见你,我就无法遇见苏鸣,阿苏勒,还有顾廉他们,这一切的美好都是夫君给我的呢。”

    吃下定心丸的顾风温温柔柔地亲吻起柳真真来,轻描淡写地跟她说:“我同阿苏勒打了一架,他输了,面子上挂不住,所以一时半会不来闹你了。不过,他也算是我们中的一员了,这下宝贝儿满意了吧?”

    柳真真是知道阿苏勒的身手的,得知两人交手後,才无心顾及阿苏勒是不是被允许成为自己真正的夫君,就连忙去翻看顾风的身体,见他没有外伤便缠问著有没有内伤,顾风禁不住她盘问,只得说自己右臂确实被伤著了,只是外边瞧不出来而已。柳真真想著难怪欢爱时,顾风一直是左手撑著身子以防压住自己,右手只是轻轻抚m著她的小脸而已。

    那是一场涉及男人尊严,直接挑战顾风地位的比试,他只能赢不能输,一同比试的只有顾风,苏鸣和阿苏勒。因为顾风知道苏鸣虽有腿疾,但是多年下来也掌握了战斗的诀窍,所以宁肯以右臂重创为代价,也要伤了阿苏勒的左腿,使得他第二场和苏鸣比试时反而输给了苏鸣,不得不甘居老麽,只能排在顾风之後才能再有亲生骨r。不过男人的友谊也是打架打出来的,阿苏勒一直以为顾风是个文臣,反而把四处征战的顾海视作劲敌,这个出人意料的结果,倒是令他对顾风的深藏不露刮目相看,也算是输的心服口服。按著礼数给顾风敬了酒,承认了他老大的地位。

    不过男人间的事,顾风不愿多说,只是依旧挺著粗硬rb在那销魂窟里四下捅著。

    柳真真知道顾风右臂受伤了,便愈发乖顺地迎合著男人的c干,长腿儿紧紧勾著他的虎腰,娇媚地哼吟著。顾风只用左臂撑了半边身子,侧卧在床上紧紧挨著美人儿,右手温柔地梳理著她美丽的乌发,不时吻一吻她的小脸,小嘴。几个冲刺後,顾风深深顶入柳真真的小子g里,强忍著喷s之意,凝望著柳真真的美眸哑声问道:“真儿,可愿再与我生个宝宝?”

    柳真真望著顾风的眼睛,无比肯定的说道:“我愿意。”

    柳真真才给了顾风肯定的回复,一大股灼热的浓j就喷满了她的小子g,令她忍不住紧紧抱住顾风汗湿的身子,长腿绷得直直地轻轻“啊”了一声。

    泄身後的顾风偏了偏身子,半压著还沈浸在高潮余韵中的柳真真躺在床上喘息著。柳真真伸著小手轻抚著男人的背脊,柔声问他:“风,你喜欢女儿还是儿子呢?”

    顾风的眼里带著笑意,轻声道:“只要是你生的宝宝,男孩女孩我都喜欢。”恢复了一些力气後,他调整了位置,用好的左臂将柳真真抱进怀里,打算聊聊天後就睡觉。柳真真m著他的脸,仰起小脸去亲吻顾风高挺的鼻梁,温柔地告诉他:“真儿想给你生个女儿呢,

    好不好?”

    “好,当然好,不过我们不勉强,嗯?”顾风被美人儿哄的心花怒放,对她吻了又吻,抱著心爱的女子满足睡去。

    此事顾风跟弟弟们也是商议过的,若是儿子倒是省心些,可是他们也确实非常希望能有个小女儿,但是真正的顾家女儿除了会和皇室有所牵连外,还有无法生育的遗憾。虽然顾风的女儿不会有此缺陷,但是日後要隐瞒此事,也是件麻烦事。顾林等人纷纷安慰大哥,来日方长,他们是不惜倾尽顾家全力也要顾得女儿周全的。

    顾风知道自己是关心则乱,有了弟弟们开解倒也放心不少,这个孩子的名字他也取好了,若是女儿便名为顾盼,儿子的话,则是顾至盼。既含有对这个宝宝的殷切期盼,

    也是为了纪念那晚柳真真格外顾盼生辉的美眸。

    对於柳真真陆续孕育女儿一事,顾山作为医者也是十分感兴趣的。因为喜嬷嬷早已过世,他只能推测可能寒毒化解後的子g恢复了处子时最纯净的状态,而最早往其中灌j的并不是顾家人而是苏鸣,这才出现了得以生育女儿的几率。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推测,顾山再次确认了柳真真腹中胎儿是个女婴,顾风等人喜出望外,苏鸣也抱著小环儿带她去看娘亲:“小环儿,娘亲肚子有小妹妹了哦。我们环儿要做个好姐姐,嗯?”

    小环儿x子娴静,柳真真抱抱她,就咿咿呀呀跟她亲热,娘亲要休息了,她就坐在真真身边乖乖地玩小布娃娃。阿苏勒是环儿除了爹爹外第二喜欢的人,因为那双金瞳实在太漂亮了,每回阿苏勒抱她,小环儿都要m一m他的眼睛,而这个爹爹送她的礼物也是各种黄金做的小玩具。

    给珠儿接生的产婆还是原来的那个,老人家一个劲跟人感叹当娘的是个大美人,生的女儿呦,个个都是美人胚子,大眼睛,白皮肤,高鼻梁,啧啧,以後的男娃娃是享福死了。

    跟容貌肖似柳真真的环儿不同,珠儿虽然继承了柳真真极美的眸子,其他五官倒是随了顾风,带著几分英气。她生下来不到两个时辰,册封诏书便快马加鞭的从帝都一直送到府上,御赐珠宝无数,称因为顾盼出生时帝都霞光万丈,

    特此封为锦云郡主。若不是柳真真在外宅坐月子,恐怕皇帝都要亲自去顾宅瞧一瞧这个难得的小丫头。

    而顾风他们担忧的也正是外界对顾家这位嫡女的高度重视,跟环儿不同,受到皇室关注後,珠儿的满月宴声势浩大,虽然不在顾家老宅,但也有不知多少皇亲国戚,豪门权贵不远万里,纷纷携妻带子前来恭贺,为的就是瞧一眼新生的小郡主,也让顾家人看看自家儿子。

    环儿生x安静乖巧,还有些畏生,连哭起来都秀秀气气的,只有几个熟悉的人才能抱,所以满月宴只是自家人到场,并且另外在镇南王府再大肆c办了一回,虽然是镇南王嫡亲的孙女,入了族谱,但是和其兄长苏征一般生母不详。外人私下言语,说这两个孩子都是因为世子毁容加上腿疾,不愿耽误好人家的女子,而与府内侍女所生,所以才不曾对外公开,使得人们对这位美人的可怜身世唏嘘不已。

    而珠儿却是不怯场的,也不爱哭,谁抱她都会甜甜地笑。专程前来的肃帝本是露个面就回去的,结果瞧见了小珠儿後,抱在手里就不肯放了,一整晚上都不假人手,连用膳也亲自抱著小珠儿入座主位,还拉著柳真真在一旁陪坐,不知情的真要以为这是肃帝老来得子,专程办的喜宴呢。

    所幸是顾风全程寸步不离地守著柳真真,不给肃帝与娇妻单独相处的机会,绝了他的念头。这使得一路上暗地盘算要把柳真真骗去房里玩弄几回的肃帝心里很是恼火,尤其是柳真真如今愈发娇豔动人,叫人垂涎三尺。夜里留宿的肃帝好不容易堵到了在偏房里给小珠儿喂n的柳真真,才看了一眼那对饱含n汁的雪白美r,顾风便闯进屋子里毫不客气地将美人儿和小宝宝都抱回自己屋里了。到了嘴边的肥r吃不著,肃帝只能将憋了一肚子闷气都撒在夜侍寝的美人身上。

    另一边顾海看著这麽多臭小子在跟前转悠就直皱眉,等这边消停後,就立刻跟顾林他们商议:“我们珠儿才这麽点大,就有这麽多人打她的注意,等她长大了那还了得?我看,我们还是得让珠儿学点儿功夫傍身才行。”

    因为苏鸣带著环儿避开了这个满月宴,还远在镇南王府,接到家书後,既恼肃帝的目中无人,也为女儿的未来担忧起来。於是心里琢磨著,想让环儿也一同学学,宝贝女儿因为是真真小产後的头胎,身子骨要弱些,那副怯生生的模样跟柳真真如出一辙,不知有多惹人怜爱。

    柳真真也不反对,她是过来人,当然知道美貌会给女儿们带去不少麻烦,能有些自保手段自然是好的。但也一再跟夫君们要求,若是女儿们肯学,就一定要严格的教导她们,不可迁就,女儿们若是不愿学也不要勉强。

    顾风点头应下娇妻的嘱咐,抱著小珠儿看她含住娇妻的一只粉嫩n头咕嘟咕嘟喝著,自己揉捏著美人儿的另一只娇r缓解胀n的痛楚。等小女儿打著饱嗝开始打哈欠了,他轻轻拍著心肝宝贝把她放入床头的摇篮里。自己趴到柳真真x口,含住女儿方才喝过的那个n头先吸允掉余下的n汁,再去喝另外的那只。男人们捧著美人的娇r喝n多多少少都会挑逗著娇妻的情欲,他一面用舌尖拨弄嘴里那弹x十足的n头,一面想心事。做爹爹的哪里舍得宝贝女儿受苦,可又担心小珠儿日後被人欺辱,知道自己对著女儿狠不下心,只好托付给顾海他们教导。另外他也琢磨著顾林的提议,要不要领养些孤儿,在自家人眼皮下教养著,知g知底,

    小珠儿喜欢谁就挑谁伺候便是。

    等他把这念头说给柳真真听後,美人儿伸手揉著那渐渐粗壮起来的男g娇嗔道:“羞羞脸,珠儿才这麽点大,你们当爹的脑子里都想的什麽呐~不想著给她好好找个婆家,倒是养著面首想让她当女皇麽?”

    “顾家的女儿怎麽不是女皇了?小真儿也是我们的女皇,嗯?”

    “那还不快快伺候本g~~”柳真真搂著顾风的脖颈要他快进进来,小x已经湿乎乎的了。

    男人低笑著翻身压住美人儿,吻著她的小嘴,挺腰将大rb塞入娇妻的小x里抽送起来,在娘亲娇媚撩人的呻吟和爹爹的低吼声中,摇篮里的小珠儿含著手指正睡得香。

    88知无月色也倾城,东去苍烟洛水横

    因为小宝宝晚上会饿要喝n,顾风他们心疼柳真真休息不好,都是自己睡在外侧,摇篮放在靠自己枕头的这侧。习武的人耳里极好,听见女儿哼哼了,就会醒来。柳真真迷迷糊糊地被顾风单手抱起来靠在垫子上,也不c心什麽,男人会撩开她的衣襟,然後一手揽著她一手托著小女儿让宝宝吧嗒吧嗒地喝n,等喝饱了,先拍拍女儿放回摇篮,再转过来替娇妻掩好衣襟搂住继续睡。

    即便这样,次日顾风依然是早早醒来,却让真儿继续睡著。他轻手轻脚地转过身去看摇篮里的珠儿,小丫头已经醒来了,也不哭不闹地跟自己的脚丫子玩,感觉到了注视才看向爹爹,小嘴一咧甜甜地笑起来。顾风温柔地看著乖巧的小女儿,伸手将她抱到床上放在柳真真枕边,珠儿咬著手指看著熟睡的娘亲,感觉到这个女子是自己很想亲近,很依赖的那个後,就伸出小手捧住娘亲的脸,挨著她安心地闭上眼睡著了。

    看著这麽一大一小两个心肝宝贝乖乖地并排睡在自己身边,是顾风一日里最幸福的时候了,他用手撑著头,半躺著看著真真和珠儿,只觉得自己怎麽也爱不够这两个宝贝儿。刚有顾至礼时,他初为人父的喜悦里更多的是有些无措和茫然,如今长孙都有了,又中年得女,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才是最叫人又惊又喜的。也好在儿子们都长大成家,不担心他们吃味,可以尽其所能地宠爱这个难得的女儿。

    那边亲自带著女儿的苏鸣抱著还在睡觉的环儿从屋外进来,轻轻到了内屋,顾风冲他招手让他过去,然後把环儿也放到了被窝里,

    睡在柳真真另一边,三个熟睡中神情几乎一模一样的美人儿把两个男人都看呆了。

    环儿已经一岁半了,不再想小宝宝一样贪睡,她闻到了娘亲的香味,就开始醒转,小手揉著眼睛慢慢睁开,看到近在咫尺的娘亲一下开心地不得了,眯著眼儿就蹭过去了。睡迷糊的柳真真下意识地转身过去抱环儿,感觉不到娘亲脸颊的珠儿闭著眼哼哼起来。苏鸣笑起来,示意顾风把醒来的小环儿从真儿怀里抱了出来,自己抱起把珠儿放入真真怀里。很快,被娘亲抱住的珠儿安安心心又睡著了。

    如今环儿已经断n开始喂米糊糊了,夜里也不必加餐,所以不用再跟妹妹一起睡在大床边上,而是跟爹爹一起住了。苏行妤不仅容貌酷似柳真真,连x子也随了真真,安静又乖巧,就是有些畏生。不过顾风她倒是认识的,所以被这个爹爹抱著也不哭不闹地,只是不时会扭头去看看苏鸣。顾风抱著这个跟娇妻最像的女儿亲了亲,才交还给苏鸣,苏鸣接过醒来的女儿吻了吻她毛茸茸的头顶,同顾风短短聊了几句,听见屋外院里的动静後,

    便抱著环儿出去了。

    外头是每日出门办事前都要来看看小宝宝的顾林他们,以及揽下白日里在家看孩子这样辛苦活的阿苏勒,跟有事做的顾家兄弟和苏鸣不同,他完全是个闲人,不过意外的是这个粗狂的北陆汉子对带孩子倒是很有一手,所以揽下了在家带女儿们的工作,也好正大光明地黏著柳真真。

    这不,一出门环儿一眼就瞧见了阿苏勒,咿咿呀呀地跟他打起招呼。顾林和顾海轮番抱了抱环儿,知道小东西等著阿苏勒来喂饭,便先进屋去看珠儿了。苏鸣抱著环儿同阿苏勒一起坐在圆桌边,看著这位北陆的大君熟练地用一只小银勺舀起一勺米糊,吹的温了再喂到小环儿嘴里。渐渐熟络的两人偶尔也会交流下养育儿女的不同经验和趣闻,小环儿就乖乖一口口吃米糊糊。

    顾林他们围在床边看了会熟睡的美人後,洗浴更衣的顾风回来便把珠儿抱到了外面,让揉著眼睛醒来的小女儿见见小姐姐和其他几个爹爹,而屋里,顾林顾海则睡进床上,拉扯起柳真真的衣裙,打算和醒来的美人儿缠绵一番。

    珠儿看著吃米糊的小姐姐,在那个小勺子喂到环儿嘴边时,自己也张开了小嘴想要吃,把男人们都逗乐了。院子里的热闹隔著屏风隐隐传进屋子,柳真真攀著跟前男人结实的臂膀轻声吟哦著,两g粗长的rb在前後小孔里摩擦进出著,填满了身体里所有的空虚。顾林低头舔著柳真真光洁的美背,一面揉著刚才被自己喝空的那只左r,一面揽著美人的细腰,不让她挣脱开,而顾海吸允著柳真真的右r,咽著香甜的r汁,女子抬手揽著他的头,无意中将男人的头颅更按向自己的x口。

    等到柳真真小脸红扑扑的洗浴好出来时,头一个瞧见她的珠儿立刻啊啊啊地叫起来,小身子朝著娘亲的方向要扑过去。柳真真才抱住小珠儿,那两只小胖手就去扒她的衣襟想m那两只nr。环儿虽然被爹爹抱著,小手捧著一只木刻的小兔子,但是湿漉漉的大眼睛却瞧向了柳真真,她也想娘抱抱。柳真真是抱不动两个小姑娘的,但是苏鸣会帮忙搭一把手,於是小环儿也开心地抱住柳真真的脖子把小脸贴在娘亲的脸色幸福地蹭起来。

    柳真真亲亲这个,吻吻那个,哄好了女儿们才得以用早膳。顾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