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血魂1937 > 分节阅读7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血魂1937》 分节阅读72

    />   如果真的改成那样的话,钱国良和张浩又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呢?是小旋风柴进,还是骨伤早时迁?

    更要命的是,谁是潘金莲?谁是西门庆?黄浩然对应的必然得是宋江啊。那谁是阎婆惜?

    从武汉到重庆,直线距离是756公里。由于四川省内的道路极差,所以坐汽车通常要走上十多天,孟施晴和黄浩然之间,便隔着这样的一段距离。

    在黄浩然的推动下,黄家的人早已经全部迁到了重庆,并且将家产大把的花在购置重庆的土地和房产上面,结果当1937年11月2o日,南京政fu明令宣布移驻重庆办公并进而于12月1日在重庆正式办公之后,重庆便开始成为中国的战时都,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地位日渐提高,地产的价格也是一日千里。

    又是在黄浩然的指点之下,黄家开始将在重庆市区的产业分批高价出手,挂出的要价基本上是当时重庆市面同类地产价格的五倍还有余!而且不收法币,只要黄金大洋或者是美元!

    起初的时候黄家老爷子还担心黄浩然要的价码太高,会很难找到买家,可是在仅仅几个月之后,黄家老爷子忽然现自己家出售的房产价格开始和市场价已经显得有些优惠,购买的人更是排成了长龙!

    虽然中国当时的抗战指挥中心尚在武汉,但随着南京政fu的迁都重庆,东部沿海地区的工矿、机关、学校、群团组织、社会团体、新闻单位等纷纷迁抵重庆,大批全国的知名人士、社会名流也频繁地往来于重庆及全国各地。这些知名人士、社会名流迅推高了重庆市内的地产价格,特别是那些比较高档的独栋住宅,更是受到了家产丰厚的知名人士、社会名流们的追逐,基本上是一天一个价!黄浩然得知之后,指示家人要随行就市的改动价格,除了不要法币的要求不变之外,卖的价格越高越好!

    可即便是这样,在38年节快要来领之前,黄家出售的房产也只能宣告售罄,在这场地产价格暴涨的盛宴中,黄家投资的一百余万大洋变成了八百万余元,而且手中还依然掌握着大量重庆郊区和周围县城的房产。

    38年节之后,黄浩然又指示在重庆的家人开始高价出售位于重庆郊区和周围县城的房产,依旧是不收法币,只要黄金大洋或者是美元。只是这一次的价格仅仅比收购时涨了一倍,而且以后不会再往上增加。

    黄老爷子再次表示了他的不解,结果黄浩然电报告诉黄老爷子,在重庆市内购置的房产是准备给有钱人的,所以价钱卖的再高也不怕,反正那些所谓的知名人士、社会名流来钱容易。

    而在重庆郊区和周围县城买下的房产出售的则是一些从沦陷区刚逃到武汉的普通百姓,他们这些人由于没有上层渠道获得消息,以及太过信任国家军队的战斗力,大多已经将家产留在了沦陷区,如果要向他们要五倍、乃至十倍的价钱,只怕就要有人要破家了!

    “取财有道!”

    这四个字是黄老爷子在38年夏天给黄浩然下的最新评语,很明显如今的黄老爷子对他的上将儿子是满意到了极点!

    38年入秋之后,随着日军侵略的加紧,南京政fu的新临时指挥中心——华中重镇武汉岌岌可危。7月16日,武汉政fu军事委员会决定:“行政院及中央党部以及国民参政会、国防最高会议从迁往重庆”并于次日出紧急命令,令所有驻汉中央机关于五日内全部移驻重庆。奉此命令,先前迁到武汉的国民党各党政脑机关及其负责人开始了又一次大规模的西迁,7月18日起,国民党中央各部门纷纷迁往重庆;11月中旬,军事委员会又决定驻南岳各军事机关全部迁往重庆。

    这是中国政fu脑机关和国家都城一次由东向西的大迁徙。

    如今,重庆这一偏居西南内陆的普通城市因抗战的爆生了其历史上前所未有、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由一个地区性的军事重镇一跃而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社会的统治中心和活动中心,由地处川东的一座山城上升为一座与纽约、莫斯科、伦敦齐名的国际知名都市,由一个古老的商业城市展成为战时中国门类最全、设备最先进、产品最多、生产量最大的工业基地,由一座先前在全国事务中默默无闻的地区城市一跃而成为指挥中国人民百年来反对外敌入侵并取得第一次伟大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抗日战争的神经中枢。

    在重庆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地位生上述显著变化的同时,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也开始陷入泥潭,在接连被黄浩然、薛岳、李长官等中国将领消灭了多个陆军师团之后,东京“战决”、“和结”的阴谋基本上已经彻底失败!

    1937年日本人动“七七”卢沟桥事变并迅占领北平、天津后,为瞬间的胜利充昏头脑。日本内阁会议决定“放弃以前所采取的不扩大方针,筹划战时形势下所需要的各种准备对策。”随后,日本帝国主义又出了于三个月内迫使中国丧失全部抵抗能力的狂叫。

    而中国经济金融中心——上海及政治军事中心——南京的失守,更使日本侵略者得意非凡,当时的日本军方就曾信势旦旦地向其统帅部及日本政fu保证:“南京一丢,最高当局就会屈服,中国事变就结束了。”

    面对骄横的日本人,南京政fu只好依据既定方针,在南京失守之前作出了迁都重庆的决定,以此表明中国政fu“此后将以最广大之规模,从事更持久之战斗”的决心,从而打破了日“积极西犯,攻占中国都,迫订城下之盟”的mi。

    为配合正面战场的进攻,破坏中国大后方的社会经济秩序,摧毁大后方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动摇大后方人民的抗敌决心和信心,以达到迫使南京政fu与之媾和的目的,从1938年起,日本帝国主义即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对大后方各重要城市进行了长时期的野蛮轰炸。

    日机对中国大后方实施的轰炸,不仅继承了其先前“破坏要地内包括重要的政治、经济、产业等中枢机关。并且至要的是直接空袭市民,给敌国民造成极大恐怖,挫败其意志”的攻击政略的基础,还上升到一个新的战略高度——“压制和扰1uan敌人的战略及政略中枢,并秘密和海军合作,努力歼灭敌人的空军作战力量。”

    据此战略,日本天皇授权大本营总参谋长载仁亲王向侵华日军司令官下达了新的指令——“攻击敌战略及政略中枢时,须集中兵力,投入优良的飞机,特别是要捕捉、消灭敌最高统帅和最高政治机关。”以达到“挫败敌继续作战意志”的目的。

    于是为中国战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和社会活动与统治中心的重庆,也就当其冲成了日军的主要战略轰炸目标之一。

    抗战时期日机对重庆的轰炸始于1938年2月18日。但此次轰炸未能进入市区,而是完成于重庆下游数十公里的广阳坝,所造成的损失也仅仅是毁房屋3间,伤3人,带有明显的试探性质。

    但这次轰炸却给重庆的地产市场带来了乎想像的打击,人们终于意识到他们在远离前线的重庆购置的地产也并不是安全,一样很可能被鬼子的炸弹炸的灰飞烟灭!于是在这场轰炸之后,重庆的地产价格开始大幅下挫!报纸上更是时常可以看到一些讲述高价吃进房产准备大捞一票的商人们在破产之后只好纷纷被迫逃往日占区的新闻!

    而已经早早卖光了市内高价地产的黄家,自然又是平安无事的渡过了此次地产暴降的风潮!黄浩然又一次显示了他的神奇!

    自此之后,黄老爷子决定彻底退出舞台,他将黄家的经济大权全部交给了黄浩然的未婚妻孟施晴,过起了神仙般自在的日子。

    能够掌管夫家家族的财权,这绝对是对一个女人的巨大肯定!但是孟施晴在接管了黄家的财权之后,却显得并不太高兴!

    黄家的老太太在注意到孟施晴眉目间的愁苦之后,找来了黄浩然的母亲询问原因。黄浩然的母亲也不知道确切的原因,只是推断孟施晴的心病多半是与外界传言黄浩然要娶杨森的女儿杨文娜一事有关,黄老太太想要让黄浩然的母亲去向黄浩然确认是否是确有此事,却只得了一句:“二大不由娘”的回话,老太太本来是要作的,却被黄浩然的母亲接下来一句:“外面的人都说

    -------------------第209章-------------------

    第2o9章

    “多谢钱师长!若是能为咱们报了大仇,我愿将小女许配给你们军长!再加上十万块大洋的嫁妆!”

    嘶!站在钱国良身后的张浩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独山镇的人可真实在啊!谁替他们报了仇就将闺女给谁!要是按着逻辑,99师这一仗打下来,从官到兵还不得人人捞个独山镇的黄花闺女回家?集体当了独山镇百姓的女婿?

    这不是要让99师“全军覆灭”嘛?日本鬼子做都想做的事情,现在看起来很有希望被独山镇的女儿们做成!

    “师座,这事你可不能答应啊!你要是敢做军座的主,回去还能有好?”

    张浩在钱国良耳边的小声提醒虽然很及时,但却没能将钱国良即使的从韩老爷子的美人计中给拉回来。当兵的一旦动了感情,就是容易热血上涌,钱国良觉得他不能在眼下这当口拒绝了韩老爷子的好意,伤民心的事情做不得啊!

    当然,帮军长沈元龙订下这门亲事的胆子,钱国良也没有!

    “要不,这样吧韩老爷子,我把您的意思带给咱们沈军座,之后的事情,你们去谈”

    将皮球踢给军座沈元龙,这是钱国良现在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他觉得应该能够过关。

    谁知道对面的韩老爷子居然来了一句:“啥?沈军座?你们军座不是黄浩然黄将军吗?我闺女可是每天都在我耳朵边念叨!”

    钱国良呆住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韩老爷子居然是带着“不良企图”来的,他居然相当黄浩然黄司令的岳父!

    开玩笑!咱们司令可是最高当局面前的红人,不久还要娶最高当局的干女儿,岳父是四川大军阀杨森!你这独山镇民团总团长的千金,实在是不太够份量!

    至于那十万块大洋的嫁妆,那更是笑话了,如今光是一个99师,每个月下去的特别津贴就是12o万块大洋,韩老爷子咬牙拿出的这十万块家底,也就够支付99师两个营一个月的特别津贴。

    老爷子,你也想的太美了!

    “您nong错了,黄将军如今已经是武汉卫戍司令部的总司令了,我们99军现任军长是沈元龙沈中将!”

    看到钱国良很幸苦的才憋住了笑,一副要岔气的表情,张浩赶紧走上起来给韩老爷子解惑,他在说到黄浩然现在职务的时候,语调故意拔高了不少,这是在暗示韩老爷子,黄浩然对于韩老爷子来说已经是高不可攀的人物。娶你的女儿?还是别闹这笑话了!

    “沈元龙?可是黄浩然黄将军的结拜兄弟,手拿一杆长枪的沈二爷?”

    当韩老爷子满脸落寞的不知所措之时,旁边的原独山镇警察局局长张凤台再次语出惊人,将钱国良震撼的不轻!

    “咱们沈军座的确是黄总座的结拜兄弟,排行也是第二,只是这‘沈二爷’的称呼还是头一回听说,还有那‘手拿一杆长枪’又是怎么回事?”

    张浩的追问却换回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原独山镇警察局局长张凤台用很同情的眼光瞧着张浩,然后开始给他科普民间对黄浩然的传说:

    “别看咱们独山镇地处大山之中,也是常有戏班子到镇上来的,那戏台上都演过,黄浩然、沈元龙、汪焕之芜城三结义,大哥黄浩然使得双匣枪,二弟沈元龙手拿一杆长枪,三弟汪焕之用的是花机关,对了,你们99军个军师,叫范介,是黄浩然黄将军三顾茅庐请出山的”

    轰!听了张凤台的这番话,钱国良和张浩的脑子里面一下子就炸开了!这这不是三国演义里面的故事吗?怎么全都被套到了99军身上?

    钱国良和张浩哪里能了解,中国百姓在这1uan世对英雄的渴望程度还有那些艺人们的创造力!

    要知道从古至今,这戏台上脍炙人口的故事全都离不开英雄美人。自打鬼子入关之后,政fu军是一个败仗接着一个败仗,要不是有黄浩然时不时的来上一场大捷,老百姓的心气只怕是早就崩溃了!于是将黄浩然的英雄事迹搬上舞台,便成了民众们迫切需要的头等大事!

    然而在拿到演出剧本的时候,大多数的艺人都犯了难!武汉政fu组织的文化界知名人士写的是关于黄浩然的话剧,这样的艺术形式只有在大学校园和大城市里面才有市场!那些比较偏僻的乡镇里面,识字的百姓就没有几个,基本上就没出过远门,更是绝没有到过上海和南京,你要是对他们演黄浩然保卫上海和南京的话剧,谁能听的明白?

    相比之下,在乡镇,还是《三国》《水浒》《西游记》这样的老故事更加容易被百姓们接受!

    也许是真想宣传一下黄浩然这位抗日英雄,也许是想要保证军政部下来的饭碗,艺人们在无奈之下挥了巨大的创造力,他们居然将黄浩然的事迹套上了三国的马甲,将99军的主要人物和三国的将领来了个一一对应!三国里面不是有桃园三结义吗?那就来个芜城三结义!三国里面不是有个关二爷吗?那就加个沈二爷!

    于是,有了这样明确的参照对象,百姓们也开始看的津津有味起来。

    只是苦了黄浩然、沈元龙、汪焕之、范介这些故事中的人物,不得不被迫拿起了“双匣枪”、“一杆长枪”、“花机关”,被迫躲进了“茅庐”,久而久之,这形象更是被固定了下来。恐怕现在就是黄浩然亲自到了许家垄,若是亮不出一对匣枪,也要被民团当作“赝品”!

    没想到这趟居然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钱国良和张浩面面相觑,他们都不知道回去之后该怎么向沈元龙报告了!

    幸好,军政部对外宣传的时候只主打黄浩然手下的主要军官,要是连旅、团一级的也列进去,天知道那些艺人会不会因为人多将99军的事迹改成有1o8将的《水浒传》!

    如果真的改成那样的话,钱国良和张浩又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呢?是小旋风柴进,还是骨伤早时迁?

    更要命的是,谁是潘金莲?谁是西门庆?黄浩然对应的必然得是宋江啊。那谁是阎婆惜?

    从武汉到重庆,直线距离是756公里。由于四川省内的道路极差,所以坐汽车通常要走上十多天,孟施晴和黄浩然之间,便隔着这样的一段距离。

    在黄浩然的推动下,黄家的人早已经全部迁到了重庆,并且将家产大把的花在购置重庆的土地和房产上面,结果当1937年11月2o日,南京政fu明令宣布移驻重庆办公并进而于12月1日在重庆正式办公之后,重庆便开始成为中国的战时都,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地位日渐提高,地产的价格也是一日千里。

    又是在黄浩然的指点之下,黄家开始将在重庆市区的产业分批高价出手,挂出的要价基本上是当时重庆市面同类地产价格的五倍还有余!而且不收法币,只要黄金大洋或者是美元!

    起初的时候黄家老爷子还担心黄浩然要的价码太高,会很难找到买家,可是在仅仅几个月之后,黄家老爷子忽然现自己家出售的房产价格开始和市场价已经显得有些优惠,购买的人更是排成了长龙!

    虽然中国当时的抗战指挥中心尚在武汉,但随着南京政fu的迁都重庆,东部沿海地区的工矿、机关、学校、群团组织、社会团体、新闻单位等纷纷迁抵重庆,大批全国的知名人士、社会名流也频繁地往来于重庆及全国各地。这些知名人士、社会名流迅推高了重庆市内的地产价格,特别是那些比较高档的独栋住宅,更是受到了家产丰厚的知名人士、社会名流们的追逐,基本上是一天一个价!黄浩然得知之后,指示家人要随行就市的改动价格,除了不要法币的要求不变之外,卖的价格越高越好!

    可即便是这样,在38年节快要来领之前,黄家出售的房产也只能宣告售罄,在这场地产价格暴涨的盛宴中,黄家投资的一百余万大洋变成了八百万余元,而且手中还依然掌握着大量重庆郊区和周围县城的房产。

    38年节之后,黄浩然又指示在重庆的家人开始高价出售位于重庆郊区和周围县城的房产,依旧是不收法币,只要黄金大洋或者是美元。只是这一次的价格仅仅比收购时涨了一倍,而且以后不会再往上增加。

    黄老爷子再次表示了他的不解,结果黄浩然电报告诉黄老爷子,在重庆市内购置的房产是准备给有钱人的,所以价钱卖的再高也不怕,反正那些所谓的知名人士、社会名流来钱容易。

    而在重庆郊区和周围县城买下的房产出售的则是一些从沦陷区刚逃到武汉的普通百姓,他们这些人由于没有上层渠道获得消息,以及太过信任国家军队的战斗力,大多已经将家产留在了沦陷区,如果要向他们要五倍、乃至十倍的价钱,只怕就要有人要破家了!

    “取财有道!”

    这四个字是黄老爷子在38年夏天给黄浩然下的最新评语,很明显如今的黄老爷子对他的上将儿子是满意到了极点!

    38年入秋之后,随着日军侵略的加紧,南京政fu的新临时指挥中心——华中重镇武汉岌岌可危。7月16日,武汉政fu军事委员会决定:“行政院及中央党部以及国民参政会、国防最高会议从迁往重庆”并于次日出紧急命令,令所有驻汉中央机关于五日内全部移驻重庆。奉此命令,先前迁到武汉的国民党各党政脑机关及其负责人开始了又一次大规模的西迁,7月18日起,国民党中央各部门纷纷迁往重庆;11月中旬,军事委员会又决定驻南岳各军事机关全部迁往重庆。

    这是中国政fu脑机关和国家都城一次由东向西的大迁徙。

    如今,重庆这一偏居西南内陆的普通城市因抗战的爆生了其历史上前所未有、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由一个地区性的军事重镇一跃而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社会的统治中心和活动中心,由地处川东的一座山城上升为一座与纽约、莫斯科、伦敦齐名的国际知名都市,由一个古老的商业城市展成为战时中国门类最全、设备最先进、产品最多、生产量最大的工业基地,由一座先前在全国事务中默默无闻的地区城市一跃而成为指挥中国人民百年来反对外敌入侵并取得第一次伟大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抗日战争的神经中枢。

    在重庆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地位生上述显著变化的同时,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也开始陷入泥潭,在接连被黄浩然、薛岳、李长官等中国将领消灭了多个陆军师团之后,东京“战决”、“和结”的阴谋基本上已经彻底失败!

    1937年日本人动“七七”卢沟桥事变并迅占领北平、天津后,为瞬间的胜利充昏头脑。日本内阁会议决定“放弃以前所采取的不扩大方针,筹划战时形势下所需要的各种准备对策。”随后,日本帝国主义又出了于三个月内迫使中国丧失全部抵抗能力的狂叫。

    而中国经济金融中心——上海及政治军事中心——南京的失守,更使日本侵略者得意非凡,当时的日本军方就曾信势旦旦地向其统帅部及日本政fu保证:“南京一丢,最高当局就会屈服,中国事变就结束了。”

    面对骄横的日本人,南京政fu只好依据既定方针,在南京失守之前作出了迁都重庆的决定,以此表明中国政fu“此后将以最广大之规模,从事更持久之战斗”的决心,从而打破了日“积极西犯,攻占中国都,迫订城下之盟”的mi。

    为配合正面战场的进攻,破坏中国大后方的社会经济秩序,摧毁大后方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动摇大后方人民的抗敌决心和信心,以达到迫使南京政fu与之媾和的目的,从1938年起,日本帝国主义即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对大后方各重要城市进行了长时期的野蛮轰炸。

    日机对中国大后方实施的轰炸,不仅继承了其先前“破坏要地内包括重要的政治、经济、产业等中枢机关。并且至要的是直接空袭市民,给敌国民造成极大恐怖,挫败其意志”的攻击政略的基础,还上升到一个新的战略高度——“压制和扰1uan敌人的战略及政略中枢,并秘密和海军合作,努力歼灭敌人的空军作战力量。”

    据此战略,日本天皇授权大本营总参谋长载仁亲王向侵华日军司令官下达了新的指令——“攻击敌战略及政略中枢时,须集中兵力,投入优良的飞机,特别是要捕捉、消灭敌最高统帅和最高政治机关。”以达到“挫败敌继续作战意志”的目的。

    于是为中国战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和社会活动与统治中心的重庆,也就当其冲成了日军的主要战略轰炸目标之一。

    抗战时期日机对重庆的轰炸始于1938年2月18日。但此次轰炸未能进入市区,而是完成于重庆下游数十公里的广阳坝,所造成的损失也仅仅是毁房屋3间,伤3人,带有明显的试探性质。

    但这次轰炸却给重庆的地产市场带来了乎想像的打击,人们终于意识到他们在远离前线的重庆购置的地产也并不是安全,一样很可能被鬼子的炸弹炸的灰飞烟灭!于是在这场轰炸之后,重庆的地产价格开始大幅下挫!报纸上更是时常可以看到一些讲述高价吃进房产准备大捞一票的商人们在破产之后只好纷纷被迫逃往日占区的新闻!

    而已经早早卖光了市内高价地产的黄家,自然又是平安无事的渡过了此次地产暴降的风潮!黄浩然又一次显示了他的神奇!

    自此之后,黄老爷子决定彻底退出舞台,他将黄家的经济大权全部交给了黄浩然的未婚妻孟施晴,过起了神仙般自在的日子。

    能够掌管夫家家族的财权,这绝对是对一个女人的巨大肯定!但是孟施晴在接管了黄家的财权之后,却显得并不太高兴!

    黄家的老太太在注意到孟施晴眉目间的愁苦之后,找来了黄浩然的母亲询问原因。黄浩然的母亲也不知道确切的原因,只是推断孟施晴的心病多半是与外界传言黄浩然要娶杨森的女儿杨文娜一事有关,黄老太太想要让黄浩然的母亲去向黄浩然确认是否是确有此事,却只得了一句:“二大不由娘”的回话,老太太本来是要作的,却被黄浩然的母亲接下来一句:“外面的人都说,娶个满清的格格会害了我儿

    -------------------第210章-------------------

    第21o章

    “多谢钱师长!若是能为咱们报了大仇,我愿将小女许配给你们军长!再加上十万块大洋的嫁妆!”

    嘶!站在钱国良身后的张浩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独山镇的人可真实在啊!谁替他们报了仇就将闺女给谁!要是按着逻辑,99师这一仗打下来,从官到兵还不得人人捞个独山镇的黄花闺女回家?集体当了独山镇百姓的女婿?

    这不是要让99师“全军覆灭”嘛?日本鬼子做都想做的事情,现在看起来很有希望被独山镇的女儿们做成!

    “师座,这事你可不能答应啊!你要是敢做军座的主,回去还能有好?”

    张浩在钱国良耳边的小声提醒虽然很及时,但却没能将钱国良即使的从韩老爷子的美人计中给拉回来。当兵的一旦动了感情,就是容易热血上涌,钱国良觉得他不能在眼下这当口拒绝了韩老爷子的好意,伤民心的事情做不得啊!

    当然,帮军长沈元龙订下这门亲事的胆子,钱国良也没有!

    “要不,这样吧韩老爷子,我把您的意思带给咱们沈军座,之后的事情,你们去谈”

    将皮球踢给军座沈元龙,这是钱国良现在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他觉得应该能够过关。

    谁知道对面的韩老爷子居然来了一句:“啥?沈军座?你们军座不是黄浩然黄将军吗?我闺女可是每天都在我耳朵边念叨!”

    钱国良呆住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韩老爷子居然是带着“不良企图”来的,他居然相当黄浩然黄司令的岳父!

    开玩笑!咱们司令可是最高当局面前的红人,不久还要娶最高当局的干女儿,岳父是四川大军阀杨森!你这独山镇民团总团长的千金,实在是不太够份量!

    至于那十万块大洋的嫁妆,那更是笑话了,如今光是一个99师,每个月下去的特别津贴就是12o万块大洋,韩老爷子咬牙拿出的这十万块家底,也就够支付99师两个营一个月的特别津贴。

    老爷子,你也想的太美了!

    “您nong错了,黄将军如今已经是武汉卫戍司令部的总司令了,我们99军现任军长是沈元龙沈中将!”

    看到钱国良很幸苦的才憋住了笑,一副要岔气的表情,张浩赶紧走上起来给韩老爷子解惑,他在说到黄浩然现在职务的时候,语调故意拔高了不少,这是在暗示韩老爷子,黄浩然对于韩老爷子来说已经是高不可攀的人物。娶你的女儿?还是别闹这笑话了!

    “沈元龙?可是黄浩然黄将军的结拜兄弟,手拿一杆长枪的沈二爷?”

    当韩老爷子满脸落寞的不知所措之时,旁边的原独山镇警察局局长张凤台再次语出惊人,将钱国良震撼的不轻!

    “咱们沈军座的确是黄总座的结拜兄弟,排行也是第二,只是这‘沈二爷’的称呼还是头一回听说,还有那‘手拿一杆长枪’又是怎么回事?”

    张浩的追问却换回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原独山镇警察局局长张凤台用很同情的眼光瞧着张浩,然后开始给他科普民间对黄浩然的传说:

    “别看咱们独山镇地处大山之中,也是常有戏班子到镇上来的,那戏台上都演过,黄浩然、沈元龙、汪焕之芜城三结义,大哥黄浩然使得双匣枪,二弟沈元龙手拿一杆长枪,三弟汪焕之用的是花机关,对了,你们99军个军师,叫范介,是黄浩然黄将军三顾茅庐请出山的”

    轰!听了张凤台的这番话,钱国良和张浩的脑子里面一下子就炸开了!这这不是三国演义里面的故事吗?怎么全都被套到了99军身上?

    钱国良和张浩哪里能了解,中国百姓在这1uan世对英雄的渴望程度还有那些艺人们的创造力!

    要知道从古至今,这戏台上脍炙人口的故事全都离不开英雄美人。自打鬼子入关之后,政fu军是一个败仗接着一个败仗,要不是有黄浩然时不时的来上一场大捷,老百姓的心气只怕是早就崩溃了!于是将黄浩然的英雄事迹搬上舞台,便成了民众们迫切需要的头等大事!

    然而在拿到演出剧本的时候,大多数的艺人都犯了难!武汉政fu组织的文化界知名人士写的是关于黄浩然的话剧,这样的艺术形式只有在大学校园和大城市里面才有市场!那些比较偏僻的乡镇里面,识字的百姓就没有几个,基本上就没出过远门,更是绝没有到过上海和南京,你要是对他们演黄浩然保卫上海和南京的话剧,谁能听的明白?

    相比之下,在乡镇,还是《三国》《水浒》《西游记》这样的老故事更加容易被百姓们接受!

    也许是真想宣传一下黄浩然这位抗日英雄,也许是想要保证军政部下来的饭碗,艺人们在无奈之下挥了巨大的创造力,他们居然将黄浩然的事迹套上了三国的马甲,将99军的主要人物和三国的将领来了个一一对应!三国里面不是有桃园三结义吗?那就来个芜城三结义!三国里面不是有个关二爷吗?那就加个沈二爷!

    于是,有了这样明确的参照对象,百姓们也开始看的津津有味起来。

    只是苦了黄浩然、沈元龙、汪焕之、范介这些故事中的人物,不得不被迫拿起了“双匣枪”、“一杆长枪”、“花机关”,被迫躲进了“茅庐”,久而久之,这形象更是被固定了下来。恐怕现在就是黄浩然亲自到了许家垄,若是亮不出一对匣枪,也要被民团当作“赝品”!

    没想到这趟居然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钱国良和张浩面面相觑,他们都不知道回去之后该怎么向沈元龙报告了!

    幸好,军政部对外宣传的时候只主打黄浩然手下的主要军官,要是连旅、团一级的也列进去,天知道那些艺人会不会因为人多将99军的事迹改成有1o8将的《水浒传》!

    如果真的改成那样的话,钱国良和张浩又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呢?是小旋风柴进,还是骨伤早时迁?

    更要命的是,谁是潘金莲?谁是西门庆?黄浩然对应的必然得是宋江啊。那谁是阎婆惜?

    从武汉到重庆,直线距离是756公里。由于四川省内的道路极差,所以坐汽车通常要走上十多天,孟施晴和黄浩然之间,便隔着这样的一段距离。

    在黄浩然的推动下,黄家的人早已经全部迁到了重庆,并且将家产大把的花在购置重庆的土地和房产上面,结果当1937年11月2o日,南京政fu明令宣布移驻重庆办公并进而于12月1日在重庆正式办公之后,重庆便开始成为中国的战时都,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地位日渐提高,地产的价格也是一日千里。

    又是在黄浩然的指点之下,黄家开始将在重庆市区的产业分批高价出手,挂出的要价基本上是当时重庆市面同类地产价格的五倍还有余!而且不收法币,只要黄金大洋或者是美元!

    起初的时候黄家老爷子还担心黄浩然要的价码太高,会很难找到买家,可是在仅仅几个月之后,黄家老爷子忽然现自己家出售的房产价格开始和市场价已经显得有些优惠,购买的人更是排成了长龙!

    虽然中国当时的抗战指挥中心尚在武汉,但随着南京政fu的迁都重庆,东部沿海地区的工矿、机关、学校、群团组织、社会团体、新闻单位等纷纷迁抵重庆,大批全国的知名人士、社会名流也频繁地往来于重庆及全国各地。这些知名人士、社会名流迅推高了重庆市内的地产价格,特别是那些比较高档的独栋住宅,更是受到了家产丰厚的知名人士、社会名流们的追逐,基本上是一天一个价!黄浩然得知之后,指示家人要随行就市的改动价格,除了不要法币的要求不变之外,卖的价格越高越好!

    可即便是这样,在38年节快要来领之前,黄家出售的房产也只能宣告售罄,在这场地产价格暴涨的盛宴中,黄家投资的一百余万大洋变成了八百万余元,而且手中还依然掌握着大量重庆郊区和周围县城的房产。

    38年节之后,黄浩然又指示在重庆的家人开始高价出售位于重庆郊区和周围县城的房产,依旧是不收法币,只要黄金大洋或者是美元。只是这一次的价格仅仅比收购时涨了一倍,而且以后不会再往上增加。

    黄老爷子再次表示了他的不解,结果黄浩然电报告诉黄老爷子,在重庆市内购置的房产是准备给有钱人的,所以价钱卖的再高也不怕,反正那些所谓的知名人士、社会名流来钱容易。

    而在重庆郊区和周围县城买下的房产出售的则是一些从沦陷区刚逃到武汉的普通百姓,他们这些人由于没有上层渠道获得消息,以及太过信任国家军队的战斗力,大多已经将家产留在了沦陷区,如果要向他们要五倍、乃至十倍的价钱,只怕就要有人要破家了!

    “取财有道!”

    这四个字是黄老爷子在38年夏天给黄浩然下的最新评语,很明显如今的黄老爷子对他的上将儿子是满意到了极点!

    38年入秋之后,随着日军侵略的加紧,南京政fu的新临时指挥中心——华中重镇武汉岌岌可危。7月16日,武汉政fu军事委员会决定:“行政院及中央党部以及国民参政会、国防最高会议从迁往重庆”并于次日出紧急命令,令所有驻汉中央机关于五日内全部移驻重庆。奉此命令,先前迁到武汉的国民党各党政脑机关及其负责人开始了又一次大规模的西迁,7月18日起,国民党中央各部门纷纷迁往重庆;11月中旬,军事委员会又决定驻南岳各军事机关全部迁往重庆。

    这是中国政fu脑机关和国家都城一次由东向西的大迁徙。

    如今,重庆这一偏居西南内陆的普通城市因抗战的爆生了其历史上前所未有、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由一个地区性的军事重镇一跃而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社会的统治中心和活动中心,由地处川东的一座山城上升为一座与纽约、莫斯科、伦敦齐名的国际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