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血海八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三界血歌》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血海八部

    绵延数百里的盆地,四周都是高山。

    一群金刚狒狒和一大群红鼻子马猴叽叽喳喳的厮杀成了一团,金刚狒狒的数量在八千头左右,红鼻子马猴的数量则是超过了三万。数万头大大小小的妖猴打成了一团,那根本就是一场疯狂的战争。

    金刚狒狒身高在三米以上,他们一个个生得和山魈一般,通体黑毛,肌肉虬结,强壮有力的他们拔起水缸粗细的巨木充当武器,蹦跳时吼声如雷,每一击都打得四周的树木粉碎,无数枝叶乱飞。

    这些金刚狒狒当中,实力最强悍的是十头相当于金丹境巅峰的妖猴,他们的身高都在四米以上,双手抓着重达数万斤的巨石蹦跳如风,随手一击往往就是好几头红鼻子马猴被砸得骨断筋裂吐血惨死。

    而和他们对阵的红鼻子马猴则是平均身高在两米上下,他们的力量和金刚狒狒没得比,但是他们的数量格外多,尤其是他们奔跑的速度比金刚狒狒快了不少,前进后退的时候更是飘忽敏捷,吼声如雷的金刚狒狒极难对他们造成有效的打击。

    红鼻子马猴的智商也比金刚狒狒强出了一大截,他们手持磨尖的木矛,组成厚重的方阵和大声咆哮的金刚狒狒对战,虽然在个体战斗力上比金刚狒狒弱了一大截,但是他们依靠着相互之间的配合,却和金刚狒狒打得有声有色。

    数万头猴子在盆地内打成一团,方圆数十里内尽是猴子疯狂的咆哮和尖叫声。

    高空中。千多头铁羽鹫鸟慢悠悠的打着转儿,惨绿色的眸子盯着下方疯狂厮杀的两大猴群,一头翼展超过十米的鹫王轻轻的鸣叫着,摆明了一副趁乱占便宜的架势。

    在盆地的外围,一群青毛巨狼大概有三千多头,连同一群千多头的金鳞巨蟒遥遥对峙着,同时观察着两大猴群厮杀的结果。在丛林之中,不管是巨狼还是巨蟒,对蹦跳如风又天生是爬树好手的猴群都有着极大的忌惮之心,除非两大猴群拼了个两败俱伤。否则他们是不敢轻松出头的。

    在盆地的正中央。一个十几亩大小的湖泊正中,一块儿小小的泥地上生长了一颗铁枝蜿蜒,没有任何叶子,孤零零长了七颗拳头大小红色果实的奇树。这是一株七星血果。一种比凡俗界所谓的千年朱果功效更加强大。更加滋补的奇异果实。

    七星血果也是仙绝之地仅有的几种奇花异草之一。仙绝之地幽冥之气泛滥,其他的灵药灵草极难生长,唯独七星血果依靠吸收妖兽精血繁衍生长。幽冥之气也好、天地灵气也好,对他都没有任何影响。

    这七颗红色果实,就是两大猴群拼命厮杀,另外三大妖兽妖禽族群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罪魁祸首。

    这可是近乎万年火候的七星血果,结出来的血果大补元气,最重要的就是滋养本源,强壮。对于妖兽而言,强悍的身躯就是称霸山林的最大依仗。所以这七颗血果,对所有妖兽群体中的王者都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为了这些果子,两大猴群甚至不惜死伤惨重的发动了战争。

    殷血歌就站在一株大树上,站在战场正中,用秋蝉蛰隐术隐匿了自身形体和气息,静静的感受着空气中浓郁的疯狂战意,感受着无数战死的猴子阴魂的惨嚎怒吼,感悟着战场上冲天的怨气。

    “慈悲心。”殷血歌眯着眼,在脑海中观想一座面容慈悲的佛陀金身。

    慧性和任戊琊都已经被殷血歌彻底灭掉,他们的舍利和元婴都成了血鹦鹉的口粮。这两个家伙,一个窥觑所谓的一叶大师,另外一个则是一叶大师疯狂的捍卫者,近乎于狂信徒一样的佛门疯子,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殷血歌杀死他们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不仅如此,他还从慧性嘴里拷问出了‘旃檀功德佛光’的修炼法门。

    这也是悬空寺的和尚们能够自如进出仙绝之地的根本,仙绝之地变异后的幽冥之气,只要被这旃檀功德佛光轻轻一扫就烟消云散,对修士再也没有任何的影响。

    一如青丘炎和殷血歌猜测的那般,悬空寺功德院不仅仅是在仙绝之地收集功德,更是将仙绝之地当做了蓄养山门佛法的最佳战场。仙绝之地各大势力的修士,只要能够修炼到元神境,就会得到功德院赐下的各种金精美玉、灵丹妙药,供他们淬炼,迅速的强化修为。

    等他们度过三灾三劫,跻身不离境后,这些修士的战力就足以和散仙对抗。这时候功德院的和尚们就会用旃檀功德佛光洗去他们体内的幽冥之气,接引他们‘飞升’悬空寺,成为光荣的山门护法,从此为悬空寺看守宅院,或者在外厮杀抢地盘。

    而这门旃檀功德佛光的修炼也很简单,只要有一粒佛光种子,随后在脑海中观想佛门所谓旃檀功德佛的金身法体,以一颗慈悲心转化神识之力和周身法力不断的蓄养佛光种子,就能不断的生成新的功德佛光。

    从慧性的舍利子中提炼出了一粒佛光种子后,殷血歌耗费了小半个月的功夫,这才找到了这一片山林,通过观摩两大猴群的血腥厮杀,来领悟所谓的慈悲心,转化神识法力,温养佛光种子。

    也只有殷血歌才能修炼这旃檀功德佛光,他是日行者之躯,对各色佛光、仙光都有绝强的抵抗力。同时他又修炼了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世间任何功法几乎都能在他身上并存,当日第一至尊就一手佛光、一手仙光,佛、道秘法犹如水火共存,就能看出这无名法诀的神奇功效。

    青丘炎是天狐后裔,佛光对他有极强的克制作用。而且他现在还重伤卧床,不可能修炼这佛门法诀。

    至于说让黑虎和火蝎子他们这些新鲜出炉的血妖后裔修炼旃檀功德佛光,那还不如让他们举刀把自己的脑袋划拉下来,或许死得还干脆一些。

    所以殷血歌在这战场正中已经站了三天三夜,看着无数猴子被打得脑浆迸裂,看着这些妖猴在自家首领的催动下,为了七颗他们显然不可能分润丝毫的七星血果打得血肉横飞。

    “可怜,可怜。天道无情,众生悲苦。”默默的观想金身佛像,同时在脑海中慢慢的回想慧性传授的那些佛门经典。殷血歌突然想到了他年幼时。在殷族城邦内的那些血仆和血奴。

    那些可怜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少女,他们在殷族的恐怖统治下挣扎求存。年幼的殷血歌竭尽全力的想要救护他们,但是面对殷族其他族人的压迫和欺凌。这些渺小而可怜的人。却在殷族化血池中悄无声息的化为一缕血水。

    无情。故而慈悲。

    “我佛慈悲,呵呵,当日聚居点内被你反射的坎离神雷击杀的那些黎民。你何曾慈悲过?”殷血歌突然对慧性所谓的慈悲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所谓慈悲,无非是假慈悲,无非是惺惺作态,无非是一种心理上的催眠,让自己的神识波动和那佛光的气息更加吻合而已。

    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悄然发动,轻微的雷鸣声在他体内传来,大片血元和一丝丝的神识气息被天地大势强行压入了那一点宛如萤火虫一样微不足道的佛光种子里。细小的佛光种子突然光芒大盛,一片蒙蒙的金色光芒悄然绽放开,淡淡的金色佛光照亮了殷血歌的识海。

    血海浮屠经所化的那一眼血池轻轻的荡漾了一番,潮水一样的明悟涌入了殷血歌的灵魂。

    “原来,这就是佛门功法的奥秘?”从那潮水一样不断涌入的信息中,殷血歌提炼出了让他震惊的信息。血海浮屠经,这门怎么看都属于邪魔之道的大道法籍,怎么里面还蕴藏了如此高深的佛门精义?而且,而且这里面还提出了一种极其玄妙的,用血元催动佛门秘法的奇异法子。

    “如